唐代诗人: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 宋代诗人: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 清代诗人: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

语智·言浅意深

作者:冯梦龙

【原文】
唯口有枢①,智则善转。孟不云乎,“言近指远”。组以精神,出之密微。不烦寸铁。谈笑解围。集“善言”。

【注释】
①枢:门枢。口中有舌,善言者其舌转动如枢之灵,故有“舌枢”之说。

【译文】
口中的舌头,通过智慧才能灵活发表言论。孟子不是说过“浅白的词句,往往包含着深远的含义”的话吗?用心运用,注意变化,不用武力,则能在谈笑之间化解危机。因此集成“善言”卷。

马圉 中牟令
【原文】
景公有马,其圉人①杀之。公怒,援戈将自击之。晏子曰:“此不知其罪而死,臣请为君数之。”公曰:“诺。”晏子举戈临之曰:“汝为我君养马而杀之,而罪当死;汝使吾君以马之故杀圉人,而罪又当死;汝使吾君以马故杀圉人,闻于四邻诸侯,而罪又当死。”公曰:“夫子释之,勿伤吾仁也。”
后唐庄宗猎于中牟,践蹂民田,中牟令当马而谏。庄宗大怒,命叱去斩之。伶人②敬新磨率诸伶走追其令,擒至马前。数之曰:“汝为县令,独不闻天子好田猎乎?奈何纵民稼穑,以供岁赋,何不饥饿汝民,空此田地,以待天子驰逐?汝罪当死,亟请行刑!”诸伶复唱和,于是庄宗大笑,赦之。

【注释】
①圉人:官名,掌管养马放牧之事。
②伶人:乐工,即现在以演戏为业的人。

【译文】
有个马官杀死了齐景公心爱的马,景公十分生气,拿起戈想要亲手杀了他。晏子说:“他不知道自己的罪过就死了,请允许我为国君列举他的罪状。”景公说:“好。”于是晏子举起戈指着那个马官说:“你身为君王的养马官,不好好养马却私自将马杀了,罪该万死;你使君王因为一匹马而杀了养马官,其罪又该死;这件事如果让其他诸侯知道了,让天下诸侯耻笑君王,其罪更是该死。”景公立即说:“夫子,你放了他吧,不要损害了我不仁的罪名。”
后唐庄宗在中牟狩猎的时候,将百姓的田地践踏得面目全非。中牟县县令挡在庄宗马前谏阻,庄宗听后十分生气,让身边的随从将县令带出去斩首。有个叫敬新磨的伶人立即带着其他伶人去追赶被押走的县令,然后将他带到庄宗的马前说:“你身为本地的县令,难道不知道天子喜欢狩猎吗?为什么要纵容百姓辛勤劳作,按时缴纳赋税,你为什么不让百姓忍饥挨饿,让田地荒芜,好让天子能够尽情地追逐野兽呢?你真是罪该万死,皇上请您立即下令将他处死吧!”其他伶人也在一旁唱和,于是庄宗大笑起来,下令赦免了县令。

东方朔
【原文】
武帝乳母尝于外犯事,帝欲申宪①,乳母求东方朔。朔曰:“此非唇舌所争,尔必望济者,将去时,但当屡顾帝,慎勿言。此或可万一冀耳。”乳母既至,朔亦侍侧,因谓之曰:“汝痴耳。帝今已长,岂复赖汝乳哺活耶?”帝凄然,即敕免罪。

【注释】
①申宪:申明法律。意即依法处理。

【译文】
汉武帝的奶妈在宫外犯法,武帝想按律论罪以明法纪,奶妈向东方朔求救。东方朔说:“这件事不是用言辞就可以打动皇上的,你如果真的想免罪,只有在你向皇上辞别时,频频回头看皇上,但记住千万不要开口求皇上,或许能侥幸的使皇上回心转意。”奶妈在向武帝辞别时,东方朔也在一旁,就对奶妈说:“你不要痴心妄想了,现在皇上已长大了,你还以为皇上仍靠你的奶水养活吗?”武帝听了,不由想起奶妈哺育之恩,感到很悲伤,立即下命赦免奶妈的罪。

魏征
【原文】
魏征文德皇后①既葬。太宗即苑中作层观②,以望昭陵③,引魏征同升。征熟视曰:“臣昏眊,不能见。”帝指示之。征曰:“此昭陵耶?”帝曰:“然。”征曰:“臣以为陛下望献陵④。若昭陵,则臣固见之矣。”帝泣,为之毁观。

【注释】
①文德皇后:即唐太宗长孙皇后,她的谥号是文德。
②层观:高达数层的楼观。
③昭陵:唐太宗陵寝。时太宗虽在,陵墓已修成,长孙皇后先葬于此。
④献陵:唐高祖李渊的陵墓。

【译文】
文德皇后安葬之后,唐太宗非常想念她,于是就让人在苑中搭建了一座楼台,可以常常登楼眺望昭陵。一天唐太宗邀请魏征一起登楼。唐太宗问魏征:“贤卿看到了吗?”魏征回答说:“臣年纪大了,老眼昏花,看不到。”太宗指着昭陵的方向让他看。魏征说:“这是昭陵吗?”太宗说:“是。”魏征说:“原来皇上是在说昭陵,老臣以为皇上眺望的是献陵呢,如果是昭陵,那老臣早就看到了。”太宗听后十分惭愧,于是命人将楼台拆去了。

简雍
【原文】
先主①时天旱,禁私酿,吏于人家索得酿具,欲论罚。简雍与先主游,见男女行道,谓先主曰:“彼欲行淫,何以不缚?”先主曰:“何以知之?”对曰:“彼有其具。”先主大笑而止。

【注释】
①先主:蜀先主昭烈帝刘备。

【译文】
刘备统治时因为遇到天旱,粮食减产,因此下令禁止百姓酿私酒。凡是官吏在百姓家中搜出酿酒器具的都要按律问罪。一天简雍和刘备一起出游,看到路上有一对男女,简雍就对刘备说:“他们想要苟合,为什么您不下令将他们抓起来呢?”刘备说:“你怎么知道他们想要这样呢?”简雍说:“因为他们身上都长着苟合的器官。”刘备听后大笑,于是下令废除了这个法令。

贾诩
【原文】
贾诩事操。时临淄侯植才名方盛,操尝欲废丕立植。一日屏左右问诩,诩默不对。操曰:“与卿言,不答,何也?”对曰:“属有所思。”操曰:“何思?”诩曰:“思袁本初、刘景升父子①。”操大笑,丕位遂定。
〔评〕卫瓘“此座可惜②”一语,不下于诩,晋武悟而不从,以致于败。

【注释】
①袁本初、刘景升父子:袁绍字本初,爱其少子袁尚,遂以尚代长子袁谭为嗣,袁绍死后,二子各树党羽,互相争夺,终被曹操所灭。刘表字景升,爱少子刘琮,遂废长子刘琦而以琮为嗣,为曹操所灭。
②此座可惜:晋武帝的太子司马衷是个白痴,卫罐曾借一次饮酒的机会指着皇帝的宝座说:“此座可惜。”意在劝谏晋武帝改立太子,晋武帝虽然明白卫罐的意思,却没有听从。

【译文】
三国时贾诩为曹操属臣,这时临淄侯曹植才名极盛,曹操有意废太子曹丕而改立曹植。一天,曹操命左右退下,与贾诩商议改立太子的事,贾诩久不出声,曹操说:“我跟贤卿说话,贤卿怎么不做声呢?”贾诩说:“臣正在想一件事。”曹操又问:“贤卿想什么呢?”贾诩说:“我在想袁本初和刘景升两家父子的事。”曹操听了哈哈大笑,从此曹丕太子的地位乃告确立。
〔评译〕晋朝时卫瓘也有同样的故事,而且卫瓘的机智与含蓄不亚于贾诩,可惜晋武帝领悟后却不采纳,以致最后失败。

解缙
【原文】
解缙①应制题“虎顾众彪②图”,曰:“虎为百兽尊,谁敢触其怒。唯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顾。”文皇③见诗有感,即命夏原吉迎太子于南京。文皇与解缙同游。文皇登桥,问缙:“当做何语?”缙曰:“此谓‘一步高一步’。”及下桥,又问之,缙曰:“此谓‘后面更高似前面’。”

【注释】
①解缙:字大绅,明代著名才子。明成祖驾崩后因为得罪了汉王朱高煦,下诏狱而死。
②彪:此指小虎。
③文皇:明成祖朱棣。

【译文】
明朝时期的解缙受成祖诏命为“虎顾众彪图”题诗,诗句是:“虎为百兽尊,谁敢触其怒。唯有父子情,一步一回头。”成祖看了诗句之后,不由得百感交集,立即下令夏原吉到南京将太子迎接回宫。有一次成祖和解缙一起出游,成祖正在过桥,一登上桥阶,就问解缙:“这应该怎么说?”解缙说:“这叫做一步高过一步。”等到下桥的时候,成祖又问了同样的问题,解缙说:“这叫做后面更高过前面。”

李纲
【原文】
李纲欲用张所,然所尝论①宰相黄潜善,纲颇难之。一日遇潜善,款语曰:“今当艰难之秋,负天下重责,而四方士大夫,号召未有来者。前议置河北宣抚司,独一张所可用。又以狂妄有言得罪,如所之罪,孰谓不宜?第今日势迫,不得不试用之,如用以为台谏,处要地,则不可;使之借官为招抚,冒死立功以赎过,似无嫌。”潜善欣然许之。
李纲
【注释】
①论:劾奏。

【译文】
宋朝时李纲想推荐张所为河北宣抚司使,但是张所曾经非议过宰相黄潜善,因此感觉非常为难。一天,李纲恰好遇到黄潜善,就悄悄对他说:“现在国家处境艰难,身为朝廷命官,负有维护天下安危的重任,但是四方的士大夫,号召没有来的。前次朝廷提议设置河北宣抚司,唯独张所可以任用,但是张所曾经以狂妄的言辞冒犯过相国,以他所犯的罪,再委任他确实不恰当,可是迫于现在国家的情势,不得不试用他。当然,如果让他在京师担任御史台的职务或者谏官是行不通的,不如任命他为招抚使,让他冒死立功赎罪,似乎还说得过去。”黄潜善欣然同意了。

苏辙
【原文】
《元城先生语录》云:东坡①御史狱,张安道致仕②在南京③,上书救之,欲附南京递进,府官不敢受,乃令其子恕至登闻鼓④院投进。恕徘徊不敢投。久之,东坡出狱。其后东坡见其副本,因吐舌色动。人问其故,东坡不答。后子由⑤见之,曰:“宜召兄之吐舌也,此事正得张恕力!”仆⑥曰:“何谓也?”子由曰:“独不见郑昌之救盖宽饶⑦乎?疏云:‘上无许、史⑧之属,下无金、张⑨之托’,此语正是激宣帝之怒耳!且宽饶何罪?正以犯许、史辈得祸,今再讦之,是益其怒也。今东坡亦无罪,独以名太高,与朝廷争胜耳。安道之疏乃云‘实天下之奇才’,独不激人主之怒乎?”仆曰:“然则尔时救东坡者,宜为何说?”子由曰:“但言本朝未尝杀士大夫,今乃是陛下开端,后世子孙必援陛下以为例,神宗好名而畏义,疑可以止之。”苏辙
〔评〕此条正堪为李纲荐张所于黄潜善语参看。

【注释】
①东坡:即苏轼,苏轼号东坡居士。
②致仕:古代指官员退休在家。
③南京:指北宋南京应天府,在今河南商丘南。
④登闻鼓:悬鼓于公堂外面,凡百姓有谏言或者冤情,可以击鼓陈情。
⑤子由:苏轼的弟弟苏辙字子由。
⑥仆:此处指《元城先生语录》的作者刘安世。
⑦盖宽饶:西汉人,字次公,为人刚正,但因喜讽刺,得罪了当朝权贵。
⑧许、史:许指许伯,宣帝皇后的父亲;史指史高,宣帝的外戚。
⑨金、张:金指金日、张指张安世,两人都是西汉重臣。

【译文】
《元城先生语录》中说:苏轼被御史弹劾下狱以后,张安道退休闲居在南京,想要为苏东坡上书求情,本来想要就近在南京呈递奏折,可是南京官府不敢受理,于是张安道就让儿子张恕到登闻鼓院递奏本。但是张恕在登闻鼓院门口徘徊了很久后,仍然不敢投递。过了一段时间,苏东坡出狱,当他看到当年张安道为他求情的奏章副本时,不禁吐着舌头脸色大变,众人问他,他不回答。直到苏辙也看了副本才说:“难怪哥哥要吐舌头了。他能够平安出狱,实在要感谢张恕的胆小。”我问他原因,子由说:“你难道没有听说过郑昌为了营救盖宽饶而获罪的事吗?郑昌在给汉宣帝上奏本中说:‘盖宽饶在朝堂上没有许姓、史姓的皇戚,在野也没有金、张等有力权贵。’这些话正激怒了宣帝,盖宽饶有什么罪呢?他的罪就是冒犯了许、史等人,郑昌再对许、史等人的恃贵骄纵进行讥讽,不是更加火上加油了吗?今天东坡获罪下狱就是因为他名气太大了,甚至超过了朝廷,而张安道却说:‘东坡确实是个天下奇才!’这怎么能不再次激怒皇上呢?”我说:“那当时如果想要救东坡先生应该如何说呢?”苏辙说:“只能说大宋自从立朝以来,从来没有杀过士大夫,而今陛下如果杀了东坡就会开此恶例了,日后子孙万代必会援此例。神宗看重好名声而且怕后人议论,或许会因此而改变心意。”
〔评译〕这段故事可以和前篇的李纲说服黄潜善任用张所的说辞相互对照起来看。

© 2012 同乐城娱乐官网 | 同乐城手机网址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